当前位置首页电影《超级的我》

超级的我8.0

类型:奇幻 冒险 电影 大陆 2019 

主演:王大陆 宋佳 曹炳琨 吴刚 金燕玲 金士杰 

导演:张翀 

剧情简介

18线小编剧桑榆底本生涯困顿经济拮据,但一夜之间发明拥有超才能的他,依附从梦境中变现的宝贝和金钱,人生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更,甚至豪掷千金终于追到暗恋多年的女神花儿然而在梦境中快意掠取的桑榆却逐渐发明,这场躺赢的美梦并没有那么简略。

超级的我演员表

电影超级的我演员表(主演)  桑榆(王大陆 饰)    桑榆的饰演者王大陆介绍:  王大陆,1991年5月29日出生,中国台湾男演员。  2008年,王大陆参

超级的我英文王大陆 

影人简介   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2002级毕业生,新生代实力演员。参演《幸福保卫战》、《楚汉传奇》、《毛泽东》、《大国手之秦淮风月》等多部影视

超级的我为什么停播

国产奇幻电影很尴尬,如果脑洞不够大,观众会觉得无趣;如果脑洞太大,观众会觉得不合理。张翀导演的奇幻电影《超级的我》,很大胆地把场景设置在现实世界,设定为在梦境与现实之间穿梭,是国产奇幻类型片的一次新尝试。初看《超级的我》,其中主人公晚上无法睡觉,进而产生梦境与现实颠倒的幻觉,会让人想起英国电影《超市夜未眠》。但《超市夜未眠》更聚焦于爱情线,而《超级的我》则把梦境嫁接到“什么是自我?本我应该选择怎样的自我和超我?”等人性思考上。用生命喂养贪欲,用贪欲考验人性,还糅合了平行时空,盗梦宝藏等元素,脑洞真的很大。这样一个脑洞大开的故事吸引了多部“复联”影片的导演罗素兄弟,他们是本片的制片人之一,乔·罗素还担任了监制。罗素兄弟在电影原著《奇幻之旅》的封底说:《奇幻之旅》是一部非同寻常的作品,我们非常激动能与中国电影人合作,我们很久都没有读到像张翀这样出色的剧本,他对电影具有极其独特的眼光和见解。乔·罗素也是《超级的我》的监制在不剧透的前提下,《超级的我》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王大陆饰演的桑榆是一名编剧,每一次当他进入梦境,都会遇到一个满脸疤痕的男人。随着入梦次数越来越频繁,桑榆逐渐分辨不清现实和梦境之间的界限……理解《超级的我》,贯穿电影始终的“本我、自我、超我”理论是关键。本我、自我、超我这组心理学词汇是著名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在1923年提出的。1. 本我(id):本我是我们与生俱来的人格,是最原始的满足本能的欲望。本我位于人格结构的最底层,是由先天的本能、欲望、所组成的能量系统,包括各种生理需要。本我只遵循一个Pleasure Principle,即享乐原则。它是无意识、非理性、非社会化和混乱无序的。2. 自我(ego):自我遵循现实原则(Reality Principle),以合理的方式来满足本我的要求,个人的生物欲望和社会规范之间相互协调折衷,所表现出来的就是“自我”。自我位于人格结构的中间层,它一方面调节着本我,一方面又受制于超我,它是人格的执行者。3. 超我(superego):超我遵循道德原则,是人格结构中的管制者,由完美原则支配,属于人格结构中的道德部分。其位于人格结构的最高层,是道德化的自我,由社会规范、伦理道德、价值观念内化而来,其形成是社会化的结果。本我、自我、超我很多介绍这三个概念的图示,会把本我比作“魔鬼”,自我就是人自己,而把超我比作“天使”或“法官”,张翀导演自己解读“本我”就像“小偷”,“超我”就像“警察”,是同一个道理。举个形象的例子,比如我饿了,我的本我要求我马上拿到面包,但超我会做出道德或法理判断,直接拿走或偷走面包是不对的,所以这时自我出来调和,用钱买走面包,这样既满足了本我(填饱肚子)又满足了超我(没有犯法)。电影中也有很多表现桑榆饿肚子的情节,在他富有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吃一顿,直观地表现出本我、自我和超我的道理。如果本我不加以遏制就会变成难填的欲壑,但本我被过分抑制人又无法生存,关键在于超我如何选择自我,也就是你选择如何度过你的人生,可以靠偷、靠抢、靠作弊,也可以靠踏实地勤劳工作。这些现象在电影中都有所表现,桑榆靠穿梭于梦境与现实的作弊逐渐致富,吴刚饰演的强哥则是暴力抢夺的代表,而金士杰饰演摊煎饼大爷发现还是劳动最踏实。了解了这个心理学理论,就能理解电影《超级的我》中驱动主角桑榆的线索。桑榆的自我陷入魔鬼般的本我,越陷越深被本我反噬,最后又找寻超我,明白了人生应该如何选择。片中桑榆在做编剧时很落魄,这时是他的“自我”占主导,他不敢睡觉就是怕在梦中被超我评判或惩罚,也就是那些危险的疤面人。桑榆受不了这样的压抑准备自杀时,得到卖煎饼大爷的指点,说一句“我在做梦”就能打破“超我”对“本我”的追杀。桑榆没想到,这句“我在做梦”还是一句财富密码。每次他睡着被疤面人追杀,大喊“我在做梦”就可以破解,并同时从梦中带出一些值钱的东西。一开始只是疤面人拿的兵器,后来桑榆逐渐升级,发现梦境世界的宝藏和这个投机取巧的手段。他的本我越来越不受控制,从兵器到古董字画,再到美元豪车,甚至最终可以从梦里直接带出美女以及无尽的财宝。在桑榆进入梦境盗取的财宝中,有两幅世界名画也许可以解读电影中的另外两个主题,一个是爱情,一个是时间。桑榆盗梦第一次升级时来到一个像博物馆的大厅,里面都是历史上和世界各地的古董,其中墙上最显眼的一幅名画就是波提切利的《春》。波提切利《春》(Primavera)这幅画的作者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佛罗伦萨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是一幅木板蛋彩画,也就是用蛋清和蛋黄调和颜料在木板上绘制而成。画面从右至左依次是西风之神泽费罗斯(Zephyrus),他鼓着嘴、吹着寒冷的风代表冬天即将过去,同时他追逐的林中小仙女叫克洛莉丝(Chloris)。泽费罗斯诱拐并和克洛莉丝结婚后,克洛莉丝变为旁边那个怀有身孕,身着华丽碎花裙的花神(Flora)。2019年在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拍的原作画面C位(中间偏右一点)是美神、爱神维纳斯,对应古希腊神话里的阿芙洛狄忒,她头顶上是蒙住眼睛的小爱神丘比特。再往左三个一组的是美惠三女神(The Graces),她们正拉着手舞蹈给人间带去快乐,她们本身的司职就是生命中非生存必要的欢愉,也是艺术家崇拜的创造力的化身。最左边身穿红袍的男性是众神传递信息的使者墨丘利(Mercury),对应古希腊神话中的赫尔墨斯,他最重要的司职是报信,画中的墨丘利正在给人类带来春的消息。对这幅画所表现的意思,一种解读是风神和花神的爱代表了原始肉体的爱;中间的维纳斯穿着最为保守,有专家认为是当时佛罗伦萨已婚女性的穿着,代表已婚女子理性的爱;而美惠三女神则代表纯精神上的爱,但还是被“盲目的”丘比特瞄准了。从这一解读来看,这幅画所描绘的三种不同形式的爱,依然对应贯穿全片的“本我、自我、超我”理论,是电影中桑榆对爱慕对象花儿不同的态度。桑榆在很小时就爱慕上在酒吧唱歌的花儿,那是一种单纯的爱,当桑榆逐渐依靠盗梦富有之后他想用金钱占有花儿,最后贪婪给花儿也带来危险,桑榆又回归理性。电影中的另一幅画,就是著名的超现实主义大师萨尔瓦多·达利的《记忆的永恒》。这幅画是达利作品中辨识度最高,也是很多地方都引用过的一幅神作。电影《超级的我》最新款海报也致敬了这件作品。达利《记忆的永恒》这幅画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达利把常见的物体——钟表,也就是时间,处理成像奶酪一样的软片,毫无规则地塌在荒凉的世界。《记忆的永恒》同样受到弗洛伊德“潜意识”学说的影响,记录梦幻中的潜意识世界,还有对时间流逝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达利绘画的理论基础被称为“偏执狂式的批评”,即是由视觉、梦境、记忆、心理和病理的扭曲等因素创造出来的一种梦幻真实。电影引用达利这幅画作同样是对梦境探讨的一个反映。桑榆进入的梦境世界虽然充满潜意识的诱惑,但终归还是一片虚无,还有无数平行时间的选择。在无数平行时空中,你将如何抉择你自己的“本我、自我、超我”?这是电影《超级的我》提出的问题,也是人类的一个终极思考。-END-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