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电影《阳光姐妹淘》

阳光姐妹淘10.0

类型:喜剧 大陆 2021 

主演:殷桃 曾黎 张歆艺 马苏 倪虹洁 蒋小涵 王玥婷 周洁琼 梁颂晴 王清 

导演:包贝尔 

剧情简介

全职太太张丽君(殷桃饰)在医院偶遇高中挚友林青(曾黎饰),得知林青身患绝症后决议为她实现最后的欲望:将二人高中时所在的“阳光姐妹”七人集团重聚当年无忧无虑的女孩们再度重逢,面对婚姻和事业不顺、子女叛逆的暴虐现实,她们不禁缅怀起当年的青春时间,以及那一段纯挚坚定的姐妹情义。

殷桃  

影人简介   张歆艺,1981年5月29日出生于四川省资阳市,中国内地女演员、导演,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2004

张绍刚曾评价过包贝尔:“他有一个能力,叫取其精华,变成糟粕。”我不能证明这世界有时空穿越者,但必须承认张绍刚的眼界有一定的前瞻性。《阳光姐妹淘》讲述的是家庭妇女张丽君在医院中见到罹患癌症的高中好友林青,为了完成林青的愿望,张丽君开始搜寻当年朝夕常伴的“阳光姐妹”七人组,现实中的姐妹一一出现,埋在少女期的尘封往事也被风吹开了面纱..电影采用当下与过去两条时间线并行,在主角中年与少女时期交叉剪辑,随着故事的推进,主角以及其他6位阳光姐妹的故事一一被补足完善。有的雷厉风行,有的仗义憨厚,有的口吐莲花,有的爱美有的贪学,还有一个更是人人艳羡的大美女模特。无论原版还是后续中的翻拍,七位主角的人设均为此。在观看电影之前,我最怕的一点是包贝尔将原版如数复刻,无论分镜、调度、叙事节奏等等来一个大型“换汤不换药”,毕竟包贝尔的导演作品只有一部4.2分的《胖子行动队》,实力摆在那。可当电影开始,我才发现我想多了——还不如照搬。首先我要承认,从影像角度来看,包贝尔并没有比着原版临摹照抄,在场景、服装、分镜等角度均有个人化与本土化的改编。然而,在剧本上,包贝尔这般跟原版几乎没有任何改动。从角色的每一个动作再到故事发展的每一步走向,甚至是一个专场,一个包袱,一种情绪甚至连台词都形同饼印,如果你看过原版,这就会给人一种很强烈的重复感。我甚至认为将原版与包贝尔版一起放,原版放到哪包贝尔这般肯定到哪。也难怪不少网友看完大呼:这不就是汉化版吗?说到这里有人可能要开扛了:翻拍可不就是照样重拍吗?其实不然,拿19年《误杀》举例,陈思诚与柯汶利在拿到剧本后第一个先是进行大幅度修改,比如电影中的“摔跤场”,“羊的意象”,还有“警察挖坟”等情节均为全新原创,陈思诚在开机前甚至拍着胸脯保证:“我忘了那个版本了。”这便是《误杀》之所以能成功的原因,即便看过原版依然被全新的叙事手法和剪辑折服。同样的还有翻拍自《盗钥匙的方法》的《人潮汹涌》,一样是翻拍,但除了故事核心之外,整个叙事节奏也发生了变化,视点完全不同,俨然变成一部双雄电影。翻拍并不是“让你抄作业”,而是“这道题给你,你该怎么解”。你不能换支笔、修改个字体,然后将解题思路照抄一遍,也要试着用自己的手法重新演绎这个故事,所谓老歌新唱的要领,莫过于此。再者,包贝尔葫芦依样也就罢了,毕竟这种被托付任务的翻拍,其目的也昭然若揭,做个汉化圈一波钱就是。可偏偏,不知是能力受限还是有意为之,很多细枝末节被删了不少。拿开头一场戏举例,原版中主角进医院慰问母亲,母亲聒噪市侩人设鲜明,更有一群病友在旁边吐槽电视剧鼓噪,整场戏下来不仅轻松幽默,还让电影立即渲染一种喜剧氛围,后续更是有callback作为回应。然而包贝尔这版,删了。就主角母亲甩了俩包袱,就立即切下一场戏,不疼不痒,浅尝辄止。紧接着,原版中主角医院探望母亲的途中,路过一间病房,门牌名似曾相识,回家后她翻开同学相册,又看到了熟悉的名字,这才想起了曾经的挚友。等下一次路过时才会驻足引颈,进房叙旧。也就是主角先后经历了“偶遇名字”——“翻开相册确认”——“确认后进房叙旧”,从自我记忆的唤醒与加深再到与现实发生联系,最后作出进房间的决定,她是有一个情绪递进的过程的。而包贝尔这版呢?她看完母亲,路过一间房恰巧是老同学的名字,然后径直走进去了。整个相见只用了一组镜头。20多年的名字,她不靠任何帮助竟能瞬间对号入座?而且,翻看相册这一桥段还是回家后才被剪进去,典型的先交代结果再解释原因。相似的bug还有很多,再比如“脏话皇后”那一段。剧情中是回忆完“后巷大战”紧接着主角就开始寻找“脏话皇后”,但在寻找之前,原版给了脏话皇后非常多的戏份用以加深记忆。准备打架之前,导演用一个长镜头用脏话皇后的正脸大特写开始,让她与整个团队通过台词发生联系,巩固中心位。然后,大战第一个名场面也是她贡献的。其次,大战完毕,她还有非常多的调侃戏份。这一来二去,导演只是在告诉你:“她”究竟是谁,“她”的特点是如何以及“接下来我们要讲她了”当记忆通过接连几场戏根深蒂固,这才派女主去找中年的她,从而衬托出后续的包袱。可包贝尔这版,除了大战的亮相之外,根本没有着重戏份,几场戏走马观花交代完,下一个镜头就派女主去找。说实话,我十分怀疑银幕前的观众能不能对上号。明明很像,但那里又少了点,这就是包贝尔版第一个缺点:赶。没有铺垫,没有解释,没有留白,整个电影像是在完成任务,让人物完成动作却不会铺设动机,完全不在乎观众的心理感受,邯郸学步版模仿原版,却“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一言以蔽之:抄都没抄全。第二个缺点就是:嫁接冲突。说到这,我十分怀疑包贝尔看没看懂原版,为了配合受限与本土化进行大段删减整改,末了又掐一段原版照搬,蛇头虎尾、似是而非。别着急喷我,我们举三个例子:第一个,原版中主角与女儿有相当占比的戏份,意在交代母女之间的隔阂,从而引申出女儿被霸凌,妈妈带着老闺蜜们在公园与之血并。这不仅向女儿证明母爱的无谓,也加固了闺蜜间的感情,像是一次跨越时空的救赎,新仇旧爱一同解决。包贝尔版:母女戏被删除,直接开干。那这场架打着还有什么劲呢?怎么说呢,包贝尔用华丽的技巧把主角描绘成了一个撒泼的老娘们。第二个,众所周知,原版的高能段落有一个就是“戴耳机”,致敬苏菲玛索。而国产版男女主相会时,为了符合国内历史,把原版中的酒吧改成了旱冰场,这无可厚非,经典的“戴耳机”一幕也一并去除,改成“摸后腰”。可最后,国产版又是维持原版,让男主给“模特女”戴上了耳机,从而表示爱情的幻灭。但是大哥,国产版就没有戴耳机这一动作啊。你戴耳机有啥意义吗?这个动作出现过吗?女主凭什么就认为这个为背叛?他的意义已然被你剥夺,你还用它作甚?第三个,原版结局中眼看主角被霸凌,模特女抽着烟霸气登场,用一手阴招三两下将反派恫吓逃走。从造型再到出招,均是刻画她的“阴狠”,为结局的背离铺下草蛇灰线。而后老师经过现场发现一颗烟头,进班呵斥激化矛盾,反派彻底黑化。而国产版,模特女竟然上去就是一顿天降飞腿,纯用武力压制了反派,这也就罢了。关键是她含着棒棒糖出现,打完后,老师还是举着个烟头进班找人。这烟头哪来的?我是中了伊邪那岐了吗?这你自己看能解释通吗?牵一发而动全身,故事是讲究逻辑的,人物是讲究动机的,当编剧下笔拨动起首,而后的故事走向多多少少也会引起蝴蝶效应,最起码也要遵循基本逻辑。然而令人错愕的是,包贝尔顾头不顾尾,俨然一个“渣男”,改了开头就灰溜溜地逃走,发现不能负责后又拿来原版擦屁股。最后,电影里还有包贝尔夹带的私货,比如原版中没有的“哥哥去学摇滚”这段,包贝尔思虑再三还是加了进去,理由就是借台词想告诉自己: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我????你自己买个镜子对着自己说好吗?凭什么让观众承载你的理想?整个电影很像你在韩国旅游时看到一位绝世美女,回国后你茶饭不思、朝思暮想,每每夜深人静月光下总会映衬出她的倩影,10年后突然有一天,她宣布来到中国,你以为是月老下凡,成全了你这旷世眷恋。可当你举着爱的接机牌在机场苦守半夜,终于等到佳人出现时却发现:她的身材走样了、脸垮了、连衣品都变得城乡结合部了。转眼一看,她挽着臂弯的男人,竟然是包贝尔。同样的一个人,咋被糟践成这样呢?你要改,你就大刀阔斧的改,别整体上完全复刻,又偷偷摸摸的缺斤少两夹带私货,画虎不成,东施效颦。哎。如果说你没有看过原版,那么这部电影尚且能看。毕竟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如果你看过原版,那就不要作践自己了。由奢入俭,太难。事实上,这不是包贝尔第一次玩“翻拍”了。2019年翻拍自韩国的《‘大’人物》取得空前好评之后,受宠若惊的包贝尔仿佛看到了职业希望,一头扎进了翻拍坑。结果2020年翻拍日本的《我的女友是机器人》扑了,3.7分。年初自己翻拍自己的《大红包》也扑了,4.8分。如今,即使包贝尔亲自拿起导筒,仍然扭转不了扑街的命运,首日票房只有1127万,到今天《热带往事》《超越》的上线直接将其送出前排。猫眼预测只给了1亿,创下包贝尔近几年来之最。口碑方面由于人数参与过少尚未结算。但打开最新评论,一二星的吐槽声不绝于耳。他用实力证明了一件事:即使站在巨人肩膀上,我也能让他栽个跟头。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