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综艺《我是女演员》

我是女演员2.6

类型:综艺 大陆 2021 

主演:刘涛 张晓龙 严屹宽 郑元畅 李治廷 百克力 飞行嘉宾:张铁林 张哲瀚 

导演:未知

剧情简介

节目在全网臻选潜力新人女演员进入“演员学院”,开启女演员养成之路!殿堂级古装女神化身“教导主任”,带领“教研组长”与“班主任”共同助力;学员通过演绎古装IP剧影视化片段,同时接受“学院”与市场的双重考核。最终诞生新一代专业和市场双认证的古装剧小花,成为2021年优酷重磅IP剧的女主角!

刘涛  

影人简介   李治廷,1987年2月26日出生于香港,毕业于英国帝国理工学院,音乐人、演员、歌手。  李治廷16岁时进入黎

女性议题的红利,资本是着实盯住了。2019年,演员海清在FIRST青年电影节关于“青年女演员的窘境”的一番发言后,国内关于女性的议论便初步觉醒,次年伴随着脱口秀女演员杨笠的风波直上云霄。上到电视台、报刊,下到社交、短视频平台,逐步形成一个全国网民关注的社会议题。别着急动刀,我们不聊这个。俗话说资本永不眠,从媒体角度出发,这个举国“开撕”的话题,无疑是一个目光聚集的流量口。在人们挥斥方遒、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资本嗅到了铜臭的味道,开始对症下药,各种“姐综艺”连环轰炸后,终于漏出了丑态百出的吃相——《我是女演员》“我是女演员”,乍一看或许还以为这是一档以女性演员为主导的演技类节目,就如倪虹洁、温峥嵘在此类节目中所表述的困境一样,力求为女性演员争取关注与突围。可一打开,惊掉大牙:就是个换壳的选秀。节目组以北电、中戏为中心选手池请来在校生,再加上一些综艺咖、38线龙套演员,揉七杂八凑成了三组学员,妥妥地养成选秀。作为一档演技类综艺,10个选手的才艺展示8个是跳舞,与演戏相关的才艺只有一个耍武术,还有一个竟然堂而皇之的说自己“什么都不会”。就这,在大批舞蹈泛滥的才艺里,还有不少只学了2个小时的滥竽充数。选手的质量已经令人堪忧,但看完导师的阵容,我不禁对选手深表同情:刘涛、郑元畅、李治廷、严屹宽。说实话,虽然刘涛流年不利,《大宋宫词》加入“丫头教”陷入舆论风波,《陪你一起长大》贩卖焦虑,双剧双蹦,但作为与孙俪并齐的大青衣,担任一档素人综艺的评审还是绰绰有余的。可剩下三个人可就不敢苟同了。郑元畅,台湾偶像剧鼻祖。靠一部《恶作剧之吻》一招鲜吃遍天,但随着偶像剧的江河日下与自身演技的受限逐步走出舞台,已经38岁还在卖弄偶像人设,近几年的作品无一例外的扑街,上一部作品还是被业界成为笑柄,评分高达3.8分的《情深缘起》。与明道同期,也与明道同病相怜:过气。当然,比起李治廷而言,郑元畅的咖位还是高上一个档次的,毕竟他火过。而李治廷呢。他是香港著名“佛系”演员,一部《岁月神偷》出道再与范冰冰的绯闻达到顶峰,而后高开低走,流窜于两岸之间,电影拍过、剧集演过、综艺秀过,说是雨露均沾但更像是全面发展的全面平庸。从开始搭戏的任达华、梁家辉、成龙到后来大鹏、张艺兴,翻开李治廷的作品表,他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咖。3月与白客的一部《合法伴侣》又是口碑票房双扑街,演艺道路的所有赌注几乎都压在了《寒战3》上。俩字:过气。这三人里最好的也就是严屹宽了。科班出身,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20岁出道数十部佳作傍身,被誉为“古装第一美男”,“天涯四美”。可怪就怪在严屹宽性格耿直,在粉丝夸赞颜值盛世的同时,自己却对此心生鄙夷。或许是为了躲避这种追捧,巅峰期的严屹宽接演的大热剧均为配角,鲜有出圈角色,甚至为了让人注意到演技,故而推了《宫》去演胡子拉碴《水浒传》。流量崛起时期严屹宽没有选择去经营IP,近几年已经42岁的严屹宽亦放慢了脚步,再加上18年华鼎奖的“消失事件”备受打击,这个古装第一美男的号召力也今非昔比。还是那俩字:过气。一个台湾过气,一个香港过气,一个内地过气,节目组不知道是无心还是有意,聚齐了两岸三地过气选手。而且,作为鉴别演技的标杆导师,这三个人关于演技的奖项加起来就只有一个金像奖的最佳新人。而这个人,还是李治廷。不开玩笑地说,就这,还教人演戏呢?他们仨到了《演员请就位》也就是陪跑几轮就被李成儒骂走的水平。真不怕误人子弟?也难怪李治廷自惭形秽:“可能戏比我还好呢,我还在这当导师。”此外,最重要的一点是:发现没?这个号称“我是女演员”的综艺,几乎全是男导师。除了“教导主任”刘涛之外,严屹宽、郑元畅、李治廷仨班主任,张晓龙科研主任,张铁林助教、为了热度还请来龚俊和张哲瀚,连主持人百克力都是男的。女演员综艺,9个导师,8个男的!?此前,导师阵容搬出后就引起了网友的一片吐槽。面对铺天盖地的骂声,节目组特意在第一期剪入了回应,义正言辞地说:“男的可以衬托女性,可以给她刺激,可以绽放她。”这什么借口?这意思就是女演员的成长需要男演员的鞭策呗?需要男演员的“刺激”呗?那咱就看看到底是怎么“刺激的”。《我是女演员》首先分组,包括主持人在内四男一女在密室里一一考核学员,由三个班主任选择分组。前文提过,学员所谓的才艺展示,也不过就是跳一段舞,而屋里的三位导师对着女演员品头论足,嘻嘻哈哈。“这个好”“这个我要了”情到深处还你谦我让:“这个给你吧,你比较适合。”“主任,这个难道不适合我吗?”“我会对你负责的”这是选学员吗?这难道不是选妃吗?这还没完,第一期正式开演,龚俊、张哲瀚两大新晋流量之王闪亮登场,引起全场惊呼尖叫,为了行地主之谊——节目组竟然叫全体女学员围绕他们俩转圈圈。我惊了!这是什么欢迎仪式?这是什么物化现场?这就差老鸨出来喊一句:姐妹们出来接客了。到了演技考验环节,果不其然成了连环车祸现场,学员撞,学员撞完了导师撞,导师撞完了点评撞。第一场戏,又是虽迟但到的《还珠格格》。游戏规则是到后半段开始即兴,女学员倒是情感丰沛,演技过关,而与其搭戏的郑元畅饰演台湾籍的尔康,操着一口霸道总裁的腔调。到了即兴片段,学员面对考题没有慌,他这个陪演的反而挤眉弄眼,表情夸张。看的弹幕“抠出秦始皇陵李治廷的更惨,直接被后期一剪梅,两个作品只闪过几秒的画面,最后留下一个结局:都没过关。三组人也只有严屹宽表演在线,全程拖着演员的节奏,虽然偶尔有些即兴空档的尴尬,但相比前两者好上不少。要不是严屹宽,观众或许都不知道这考核的内容是什么。点评环节更是露怯,面对学员的得与失,刘涛均能从表演的角度出发,用专业知识授业解惑。而三位男导师的点评,不是“很好”就是“非常棒”。哎,还能强求他们什么呢,毕竟大家都半斤八两。这还没完,到下一期的考核,节目组又分配了三段戏,竟然还有一段“强暴戏”。这段戏分给了郑元畅。试戏前,为了加深信任感,郑元畅还反反复复地与女选手发生肢体接触,翻过来抱过去。尽管郑元畅在试戏之前,就说了所有动作止于演戏,但一男一女一遍又一遍地抱来抱去,还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强暴戏。就算旁观人不尴尬,但对于作品的呈现来说,有任何帮助吗?非要拍强暴戏吗?上手前,郑元畅还未卜先知地说了一句“我被黑就算了”。这不就是挑明了这个段落只为了话题吗?就这么想要流量吗?he~tui!严屹宽那一组的戏份也同出一辙。二人紧紧依偎,难舍难分。三场戏,一个强暴,一个背袭,只有李治廷那个幸免于难。男演员就是这么“刺激”女演员的?绝了。还好。《我是女演员》开播至今也没有引起多大水花,上线后一直徘徊在第三名左右。从弹幕的表现来看,这种热度基本上都是由龚俊和张哲瀚带来的,但二人在第一期中只是昙花一现,基于目前水涨船高的通告费而言,恐怕日后不会长驻。口碑方面堪称灾难,首页清一色一星差评,甚为壮观。扑得痛快。2020年,“她综艺”热潮带动了节目经济效益的快速提升,年度前十的“她综艺”共计合作品牌达到115个,同比增长55%,俨然形成了一个新风口。可与商业潜力背道而驰的是节目质量的溃败。比如《听姐说》《姐姐妹妹的武馆》《姐妹们的茶话会》等等,相比宣发期大放厥词的文案,开播后浅尝辄止的话题和乏善可陈的节目设计均难逃拾人牙慧的窠臼,而此前的《浪姐》也不过是抢先登陆的幸运儿节目的宗旨还是要卖弄身材,要白瘦幼,要年龄优势。只见女明星为主角,却不见女性话题为主导,无论是节目形式还是深度均停留在远古世纪,只不过是一个换了壳的跟风之作,不仅跳脱不出桎梏,反而徒增焦虑。这种打着女权的幌子趋利为先的节目,还真不如杨笠的一个段子来得凶猛。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9-2022

统计代码